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皇帝张开的嘴无奈地闭上,他不耐地看了庄太后一眼,这个毒妇又想做什么?母妃给他喂了药她也不让,她是不是见不得母妃好过?
庄太后神色倨傲地走过来,对坐在龙榻上的静太妃道:“把药给哀家,哀家来喂。”
此话一出,殿内的人惧是惊了一下。
大将军传
虽然这么说很大不敬,但太后疯了吧?她怎么会想要给陛下喂药?
她不一碗药毒死陛下都是她仁慈了!
不对,最近太后似乎与陛下的关系有所缓和了,他们时常可以看见二人母慈子孝,听说在朝堂上都不争吵了,两派的臣子们闲得差点儿用脚趾头在金銮殿抠出一座二进的宅子了!
就是俩人斗得太久,突然之间和好宫人们有点儿适应不过来,总以为他俩还翻着脸呢。
“不劳烦太后了,我来吧。”静太妃坐在龙榻上,温和地说。
没错,他才不想喝这个毒妇喂过来的药!
庄太后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衣裳湿成这样,不担心着凉吗?不是身子骨不好吗?”
皇帝这才想起来自己方才打翻药碗,害静母妃伤了手的事,他是让噩梦吓傻了,这么重要的事居然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就忘了。
他看向静太妃发红的手背以及湿掉的衣衫,愧疚道:“母妃赶紧回去换身衣裳,魏公公!”
“奴才在。”魏公公执着拂尘走上前,躬身行了一礼,“陛下。”
皇帝说道:“你送母妃回庵堂,还有记得差人去请御医,让御医给母妃瞧瞧。”
魏公公应下:“是!”他转身看向静太妃,“太妃娘娘,请吧。”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静太妃不走也不成了。
蔡嬷嬷看了自家太妃一眼,拽紧拳头,眼底闪过一丝着急。
静太妃却不疾不徐地站起身来,将手中的药碗递给庄太后。
庄太后没动,是秦公公去接的。
若说宣平侯欺负人是专业的,那庄锦瑟碾压人也是专业的,一个太妃递过来的东西还不配她亲手去接!
静太妃的指尖捏紧了,隐隐犯出白色。
皇帝气得够呛,这个毒妇就是来给静母妃难堪的!
“啊——”
将军王妃之花
静太妃手一滑,药碗自秦公公的指尖滑落,打翻在了龙榻的脚踏上。
脚踏是木头做的,药碗并未摔碎,可到底彻底打翻了,药汁溅了一地,甚至好几滴都飞溅在了庄太后华贵精美的长袍上。
“太后!”秦公公最惨,他隔得近,鞋子全湿了,然而他没顾上自己,忙躬身去给庄太后擦拭凤袍。
“不必了,起来。”庄太后神色平静地说。
“母妃,您没事吧!”皇帝担忧地问。
秦公公暗暗撇嘴儿,静太妃的身上湿得还没太后多!不关心太后,反倒去关心静太妃!没见这碗汤药是她自己打翻的吗!
名門閨殺之市井福女 純露鬼鬼
静太妃惭愧道:“我没事,我太没用了,连一碗药都端不好。”
皇帝如何舍得她难过:“母妃伤病未愈……”
庄太后冷冷打断皇帝的话:“你也知道你没用,那杵在这里干嘛?还不快退下!”
静太妃神色一愕。
皇帝与蔡嬷嬷等人也一脸惊愕。
庄太后与静太妃决裂已久,可庄太后真正当着所有人的面对静太妃如此疾言厉色尚属头一回。
哪怕上次在御花园碰面,庄太后也仅仅是不理静太妃而已。
皇帝的脸色沉了下来。
驚悚日記
静太妃垂眸,轻言细语道:“太后教训得是,我这就退下。”
静太妃的神色很平静,没哭诉也没示弱,可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她的委屈。
皇帝的脸色更沉了。
静太妃在魏公公的相送下出了寝殿。
秦公公亲自去端了一碗新的药来。
庄太后不情不愿地接过药碗,一脸嫌弃。
皇帝被她气得不轻,你嫌弃?朕还嫌弃呢!
可他到底记得如今二人是在粉饰太平,不能当众与她决裂,他对殿内的宫人道:“你们退下。”
“是。”宫人们依次退下,只有秦公公陪在庄太后身侧。
他是知情人,皇帝倒是没介意他在场。
好了,没有旁人了,皇帝准备找太后清算静太妃的账了,哪知他的手忽然一沉,赫然是庄太后将药碗塞到他自己手中了。
庄太后淡道:“自己喝!”
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
皇帝:“……”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庄太后回到仁寿宫,今天小净空没课,不过他去找秦楚煜了,所以仁寿宫暂时还是挺安静的,就是庄太后的花花草草又被小和尚祸祸了。
庄太后肉痛得不行。
顾娇从里头出来,手中拎着一个自己做的洒水壶:“姑婆。”
“哼。”庄太后哼了哼,伸出手,“哀家的蜜饯!”
顾娇放下水壶,打开荷包,取出蜜饯盒子,数了五颗给姑婆。
庄太后黑着脸道:“说了要加一颗的。”
不然谁乐意跑去和静太妃抢喂药的差事?
“好叭。”顾娇在盒子里扒拉了一下,找了一颗最小的蜜饯递给庄太后。
唔。
这个动作怪熟悉的。
好像在哪儿见过。
顾娇一时没想起来。
庄太后眼皮子都跳翻啦!
娇娇你变了!你是铁公鸡了!竟然给我这么小的蜜饯!
庄太后心痛到无法呼吸,拿上蜜饯,气呼呼地回了书房!
她关上门,找出蜜饯罐子,幸好,她还有私藏。
“顾姑娘。”殿外,秦公公问起了华清宫的事,“为什么要让太后去和静太妃争抢喂药的差事啊?太后与陛下的关系最近进展不错,不用这个也足以取信于人了。”
顾娇一大早便入宫了,还没来得及细说下药的事就听到华清宫的眼线来报——陛下晕倒了,静太妃连夜去了华清宫。
这是动手的绝佳时间,顾娇猜测静太妃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于是赶紧让姑婆也去了华清宫。
“倒也不是非得抢喂药的差事。”在顾娇看来,姑婆给不给皇帝喂药不重要,重要的要阻止静太妃给皇帝下药。
顾娇问道:“她是不是把自己手上的那碗药打翻了?”
秦公公惊讶不已:“是啊!顾姑娘怎么知道?探子方才来说过了吗?”
“没有。”顾娇摇头。
秦公公更一头雾水了。
秦公公是信得过的人,对他没什么不能讲的,顾娇便将昨日在魏公公身上发现药引的前前后后说了。
秦公公震惊坏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顾姑娘的意思是……陛下与太后的关系突然闹得这么僵都是因为被静太妃下了药?陛下对静太妃言听计从也是因为被下了药?这……这也太……”
太让人惊讶了。
世上竟有如此可怕的药,不,应该说静太妃竟然会对陛下做出如此可怕的事。
那是她一手拉扯大的儿子呀,除了不是她肚子里爬出来的,与亲生骨肉别无二致。
何况,陛下也的确视她为亲母。
他没必要这么做啊……
这也是顾娇感到疑惑的地方。
静太妃为何要给皇帝同时下两种药?给皇帝下黑药,让皇帝对姑婆心生厌恶,以此来挑拨二人之间的关系勉勉强强说得过去。
但其实也不算太说得过去。
姑婆垂帘听政,称霸朝野,不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都触犯了一个皇帝的底线,所以就算不被下药,皇帝也容不下姑婆。
至于说白药,那就更没必要了。
皇帝是一个长情的人,他连魏公公都会去悉心善待,何况是养大自己的母妃?
皇帝必定会善待静太妃的,也会很亲近她。
顾娇喃喃道:“他们之间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啊?”
秦公公若有所思:“他们?顾姑娘是指陛下与太后?”
顾娇道:“还有静太妃。我总觉得事件没这么简单。姑婆垂帘听政,陛下与姑婆的关系不可能不僵,下药挑拨就是多此一举,除非——”
“除非什么?”秦公公着急地问。
鐵劍朱痕
顾娇正色道:“除非发生了什么事,让静太妃觉得陛下与姑婆的关系无可撼动,哪怕是姑婆垂帘听政,陛下也依旧不会与姑婆决裂。”
世上有什么关系能如此牢固呢?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