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至于另外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他想着大概就是沈占傲了,这大帐中,只有他有资格坐在袁青的下手,纪卓的上手。
“一路辛苦了,起身吧,”
沈初摆手道,“都是自己家兄弟,无需那么客气。”
“谢将军,”
韦一山起身,接着道,“启禀将军,叶公子和王公子也来了。”
“叶公子和王公子也来了?”
沈初高兴地道,“人在何处,还不赶紧请进来。”
不止他高兴,帐中众人也跟着为之一振!
他们这些人一直不敢直接攻城,只是因为忌惮城中有什么武功高手,特别是传说中的瓦旦国师阿礼!
上士对上士,他们真的没有什么信心。
叶秋和王栋两个大宗师都来了,他们还怕个屁啊!
阿礼再厉害,也不可能以一敌二吧?
只有袁青和沈占傲不明所以,为何三和将领如此兴奋?
这王公子和叶公子何许人也?
韦一山道,“两位公子一路舟车劳顿,已经先躺下了。”
这一趟,他除了带了两个大宗师,还把安康城一千多五品以上的官兵和民夫全部带过来了。
沈初笑着道,“既然公子劳累,我就不打扰了。”
大宗师舟车劳累?
这话说出去,恐怕只有鬼才信了。
唯一的原因,大概就是人家从来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不过,大宗师有这个资格。
实在不是自己能计较的。
“是。”
韦一山朝着左右认识的将领拱手后,在右边靠近帐篷门口的位置坐下。
沈初大声道,“来之前,王爷与何将军可有什么交代?”
韦一山再说起身道,“何将军说,咱们军中多南人,不一定习惯塞北的气候,等天冷的时候,肯定要遭罪的,还是要速战速决。”
至于和王爷,眼前已经不是在三和了,不是他想见就能见到的。
“这天越来越冷了,昨个夜里,老子被冻醒了好几次,还有不少人都生病了,至今昏迷不醒,听人说还有一个月就要下雪了,咱们肯定熬不住,”
浑身上下裹成狗熊的廉人头领康宝站起身大声嚷嚷道,“将军,要打咱们就赶紧打,不打的话,老子就要带儿郎回三和了,这鬼地方,熬一天都是罪。”
“放屁,咱们这地方风水宝地,哪里不好了,”
与韦一山对向而坐的陶应义站起身骂道,“起码就没三和那么大的蟑螂,吓都把老子吓死了。”
其他人听见这话后,跟着哄然大笑。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你觉得好,你留下来,”
厘帅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用并不熟练的官话道,“我,要走,谁都不能拦着。”
“厘帅稍安勿躁,”
站在营帐门口的王坨子看见包奎朝自己递眼色,赶忙对厘帅道,“咱们都是为和王爷效力,同进退的兄弟,等打败了瓦旦人,他们的铁器,成群的牛羊,到时候都是咱们的。”
里人、廉人、阔人等部落人在塞北的人数不多,但是,他们都在三和学过武功,战力并不低,他们一万多人比袁家军、齐家军七八万人还顶用!
如果想在下雪前回家,部落人是不可缺少的力量。
厘帅不置可否,裹紧衣服,转身出了帐篷。
“哼。”
康宝等部落首领也紧随其后,纷纷出了营帐。
大帐中一下子空出不少位置。
“目无军纪,沈将军倒是愈发纵容他们了。”
一直没有发一言的袁青突然道。
“他们本就不是我军中之人,倒是不好用军纪约束他们,”
沈初看着袁青的眼睛,笑着道,“和王爷说过,这些部落人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沙场之上,袁将军也是见识过他们的本事的,杀敌奋勇,可谓是以一当十。”
对袁青,他真是又爱又恨。
身为和王爷的亲舅舅,处处与王爷作对,对王爷没有一点维护之意。
虽然对王爷多有不满,但是此人却并无私心,对抗瓦旦人,不留余力。
如今能取得如此大的战绩,除了他们三和人奋勇,也多亏他出谋划策。
这也是和王爷能放心让他独自领军的主要原因。
“既然将军这些说,那就全听将军的吧,”
沈占傲淡淡的道,“我等领命就是。”
“攻下亮马台,后面便是旭烈兀的大帐,我等确实不能再拖了。”
沈初虽然不高兴康宝等人,但是很认可他的话。
三和官兵和民夫基本都是化劲以上,抗冻能力比普通人要强上一点,但是总归也是有限。
即使冻不死,在冬季也施展不开身子。
更何况,军中不全然是三和人,还有岳州、荆州、南州等地调过来的卫所官兵,他们的功夫可比三和人差远了。
“将军英明,”
陶应义大笑道,“眼前瓦旦人节节败退,咱们自然要一鼓作气,趁他病,要他命。
请将军下令,卑职原为先锋!”
他本已升为吴州总兵,但是为了返回故土,为了亲手杀几个瓦旦人,直接把这位置让给了何顺地,自己来到了塞北,甘愿做一个小小的游击将军。
“卑职也愿为先锋!”
王坨子也跟着大声道。
“卑职附议!”
包奎也站起身道。
他跟沈初一样心急。
再拖下去,天气愈冷,军心愈发不稳。
“好!”
沈初腾的站起身,豪气的道,“陶应义!”
“在!”
陶应义半跪在地上大声应道。
“包奎!”
“在!”
“王坨子!”
“在!”
“韩龙!”
“…….”
沈初矮个把帐中众人点了一个遍,除了袁青和沈占傲一系人。
“你们民夫也要上了,”
沈初对着黄道吉和莫舜道,“明日攻城,饱和式攻击。”
这是他们从和王爷那里学来的词,用强力不间断的武力攻击敌人。
说白了,就是用绝对武力碾压。
现在叶秋和王栋都来了,他就有这个底气,上士对上士,中士对中式,他也丝毫不惧!
“是!”
黄道吉和莫舜异口同声的道。
两个人跟其他三和将领一样高兴。
他们三和人打仗,从来没有用过这么长时间!
也不考虑什么谋略,上就完了。
除了在大锡城倒过霉,至今无一败绩!
所以,在塞北,更应该一样,毕竟面对的敌军,基本就没什么化劲的!
再这样拖下去,还要不要回家了?
更重要的是,他们眼前不止是官,还是三和供应商,多待一天,就要多花一天的钱。
“明日全军出击!”
沈初一掌拍下,面前的桌子断成两截。
“遵令!”
众人异口同声的道。
“将军三思!”
沈占傲突然高声道。
前面一刻他还赌气,抱着看热闹的心态,下狠心说什么都不管。
但是当沈初真的宣布直接攻城的命令后,他就直接慌了。
沈初笑着道,“不知沈将军还有何指教?”
沈占傲急切的道,“亮马台虽然不是什么大城,但是依然城高池深,而且里面尚有瓦旦五万精锐,不可轻敌!”
“不错,”
袁青也跟着道,“你我与伯都相战至今,这伯都可不是什么庸才,还是小心一点好。”
“二位将军放心,此战我三和人来!”
沈初傲然道,“二位之所以还有担心,是因为没看过我三和人攻城。”
从安康城出发至今,他们就攻过一座像样的城池!
论攻城,他们三和人是专业的!
第二日,天不亮,三和人开始埋锅造饭,热闹的很。
接着亮马台城墙上的火把也更加亮了。
袁青叹气道,“此地无银三百两。”
“这三和人是铁了心啊,”
沈占傲叹气道,“他们死不死,老夫倒是不管,可是如果锦山再次失守,瓦旦渡过凉水河,苍生苦矣,受罪的还是这黎民百姓,我等就是这大梁国的罪人了。”
“来人!”
袁青突然高喊道,“传来下去,埋锅造饭!”
正如沈占傲所说,如果三和人败了,让瓦旦人长驱直入大梁国,他们就是大梁国的罪人!
不一会儿,营帐的西边也彻底也有了动静,生起来的火堆绵延七八里地。
亮马台的城墙上涌上越来越多的瓦旦兵。
站在城墙下,就能看见上面堆积如山的火油桶和滚木、石头。
“娘的,冻死我了……”
“这也太折腾人了……”
许多三和人拢着袖子蹲坐在火堆边上,打着哈欠,不停的抱怨。
王坨子抱着胳膊走到黄道吉的身前,抱怨道,“棉袄太厚了,盔甲穿不上,有没有大一点的?”
说话的时候,嘴巴不停的冒着热气。
“都这会了,老子从哪里弄大一号的?”
黄道吉没好气的道,“不行就把袄子脱了吧,那么厚爬墙本来就不方便,别把裤裆给崩开了,到时候又是一笔开销。”
王坨子白了他一眼道,“亏你说的出来,估计啊,他们宁愿被射成刺猬,都不会脱袄子。”
黄道吉着急道,“那怎么办?
瓦旦人的弓箭可厉害着呢,想硬碰硬,就是找死了。”
王坨子叹气道,“能怎么办,我去找沈将军去。”
“哎,”
黄道吉叹气道,“这叫什么事。”
话音刚落,发现火器营那边传来了动静。
离着老远就听见了莫舜的骂声。
拉炮台的牲口生病了,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
“谁他娘的把老子的衣服穿跑了!”
“老子的鞋子也没了!”
“裤绳…..
裤绳没了…….:”
从岳州、荆州等地过来的卫所兵乱糟糟一片,不少人光着膀子从营帐从跑出来,大喊大叫。
反观西边的袁家军和齐州兵一切井然有序。
“奶奶个熊,”
陶应义对着王大海道,“沈将军不是说了嘛,你们卫所兵不用上,你们何必出来添乱。”
纪卓笑着道,“老陶,你这话就没人爱听了,只许你一个人立功,就不准咱们了?”
陶应义道,“你们下面的人根本没怎么训练过,打顺风仗还行,真攻城,那可是丢命的事情。”
好看的都市言情 朕又不想當皇帝 txt-374、攻城專業戶
他更担心的是卫所兵的眼神,这会天这么黑,别到时候自己砍自己人。
“正所谓慈不掌兵,”
王大海冷哼道,“不在死人堆里滚一滚,他们如何能成材。”
陶应义正要说话,号角声响起。
赶忙跑到马下,翻身上门,高举手中的大刀,大喊道,“列队!”
“列队!”
“……”
旗令官的声音在大营中彼此起伏。
最后鼓声响起。
三和旗在冷冽的寒风中招展。
“杀!”
“杀!”
“………”
慢慢的声音汇聚到一起,响彻天地。
莫舜命人把五十门火炮推上前去。
随着旗令官手中旗帜的挥舞,炮手把手中的火把对准了引信。
轰隆声不绝于耳,接着漫天的火光。
几乎没有人能听见瓦旦人的惨叫声。
旗令官再次挥舞旗帜。
三和兵施展轻功,密密麻麻的蜂拥上了城墙。
“胡闹!”
袁青看的目瞪口呆,“弓箭手,射!”
三和兵的战力他是羡慕的,毕竟基本都是在化劲以上,但是不借助登云梯,直接攻城,还是把他吓了一跳!
为了不酿成大军,他急忙让袁家军的弓箭手在后面掩护。
“简直是肆意妄为!”
沈占傲也是气的咬牙切齿。
那些民夫居然都上了!
这是没把他们齐州兵当回事啊!
“将军,三和人上城墙了。”
沈占傲身边的校尉突然大声道。
沈占傲看着一波又一波的三和人登上城墙,居然依然势不可挡。
“撞城门!”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带人撞击城门。
他的话音刚落,亮马台的城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冲!”
沈占傲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蜂拥进城的三和官兵,只能咬牙领着兵马冲进了亮马台。
“杀!”
等他领兵进城,城内已经是火光一片,到处是瓦旦人的尸首。
就这么进城了?
他依然还不敢置信。
天亮了。
鼓声再次响起。
鸣金收兵。
无论是袁青还是沈占傲都处于迷迷糊糊地状态中。
与三和官兵打交道的时日已久,他们知道三和官兵有多强,但是,如此不费力气的拿下亮马台,还是非常出乎他们的意料!
这可是攻城!
却想不到三和官兵就这么拿下了。
他们二人除了浪费了一点见识,一直都是一个旁观者。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