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神贅婿
小說推薦藥神贅婿药神赘婿
“真没用!”
雨菡郡主见邹正几人一脸见了鬼的怂样,鄙夷一声便是催动体内真元,蓦然拉起手中的长弓,聚精会神,逆命境的真元瞬息爆发!
箭出如神!
这一箭射出,瞄准的竟是林陨反射回来的箭头!
她这是要在半空中将那根箭拦截下来!
跟邹正那几个仙府境的武者不同,雨菡郡主的实力显然不在一个档次,逆命三阶的修为也足以让她在苍狼国年轻一辈中引以为傲。
可她碰上的偏偏是林陨。
“有用吗?”
林陨笑了。
那根箭矢可不仅仅是反射回去那么简单,更是附上了林陨那庞大凝练的精神力,其威力之强堪比林陨的御剑术!
砰!
空中爆响一声,雨菡郡主射出的那根箭矢当场便被击碎,锋利的箭头破空而去,无可阻挡!
只见血光迸发,邹正身旁的一名贵族公子直接从马上无力地跌落,那根箭矢如死神镰刀般无情地洞穿了他的天灵盖,取走他的性命。
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开来,从未见过这般景象的施婉儿被吓得小脸煞白。如果不是她的心理素质较强,换做一般的大家闺秀早就吐了出来。
“有刺客!”
眼见着自己的同伴死去,邹正终于反应了过来,惊恐叫道:“快!快来人,抓刺客啊!”
哪怕他再怎么蠢,此时也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这哪里是什么让他出风头的春闱猎场,根本就是他们这伙人的葬身之地!
“叫啊,再叫大声点,你们不是很喜欢享受射杀活人的乐趣吗?”
看着邹正几人因恐惧而变得扭曲的神情,林陨心中却是充满快意,笑道:“我倒是很好奇,你们这些贵族公子临死前的表情,跟那些可怜人到底有什么区别?”
在他看来,这些家伙简直是死有余辜,杀起来不会有半点的负罪感。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邹正强压下心中的恐惧,大声道:“你可知道我们是谁?杀了我们,你也别想活着离开国都!”
“那可真是巧了。”
林陨淡淡道:“我这人就喜欢杀那种有背景的,你背后的势力越强大,我杀起来就越过瘾。”
区区一个苍狼国的世家公子,算得了什么?
论身份,论地位,论修为,在林陨所杀的人之中,邹正这个家伙根本就连前一百名都排不上!
“走!”
令人惊讶的是,那雨菡郡主居然连头都不回,带着施婉儿便是转身逃跑!她可不傻,光凭刚才的那一箭,她就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是林陨的对手。
既然打不过,那当然只能选择逃跑了!
这里可是苍狼国都,他们的地盘,只要能逃到外面大声呼救,到时候自然会有强者现身来救援他们。
不得不说,雨菡郡主的决定是正确的。
“快!快逃!”
见状,邹正几人也是连忙效仿雨菡郡主,玩了命地向外逃跑。然而,他们的这点速度对于林陨来说简直是不值一提,瞬息间便追了上去!
咻!咻!
接连数声轻响,妖艳的血花不断绽放,林陨就如同一头窜入羊群中的恶狼般,轻而易举地带走了邹正几人的性命。
整个过程甚至连一息时间都不到,最终只剩下雨菡郡主和施婉儿二人。
啪。
一道凝练的精神力匹练打出,雨菡郡主只觉得双腿剧痛,当场便是摔了一个趔趄。连带着施婉儿一起,两人就这么狼狈地跌落在地。
感受着前所未有的恐惧,雨菡郡主那张高傲的脸庞上终于露出了惊慌之色,她眼中充满绝望,颤声道:“求求你,不要杀我,我还不想死……你想要什么东西我都能给你,我是苍狼国的郡主,当朝国主是我的亲叔叔,你杀了我没有好处的!”
“还有,婉儿她也是宰相和长公主的女儿,地位尊贵。让我们两个活着,肯定比杀了我们更有价值!”
在死亡的面前,从来都没有所谓的身份地位,只要是人,都会恐惧死亡。
哪怕是身份尊贵的郡主或是皇子,一样会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
这一幕,林陨早就见识过不知多少次了。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林陨轻笑道。
他的神情看似温和,眼中却是充满杀意。在他看来,只要是带着弓箭进入春闱猎场的人,根本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无论雨菡郡主说什么,他都会无情地下杀手。之所以没有急着动手,无非是想要让这位郡主再多体验一下那些被射杀之人临死前的感受。
“理由?”
雨菡郡主愣住,旋即露出了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容,颤声道:“你,你看我可是身份尊贵的郡主,长得也不差,婉儿她更是苍狼国公认的第一美人,如果你把我们两个留下来当贴身丫鬟的话,那感觉肯定不会差的。只要你不杀我,我们都愿意全心全意地伺候你,让你满意为止。”
“雨菡姐姐,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施婉儿瞪大了美眸,不可思议道。
“闭嘴!我这是在救你!”
雨菡郡主寒声道。
“这个嘛……听起来倒是不错。”
闻言,林陨用审视的目光扫了她们一圈,沉吟道。
施婉儿长得确实很美,论姿色甚至不亚于秦雨瞳。而且她身上还有种说不出来的知性气质,还有她那双眼睛里流露出的柔弱,更是让人忍不住生出保护的欲望。
苍狼国公认的第一美人,确实名不虚传。
至于雨菡郡主,虽然比不上施婉儿,但也算得上是貌美如花,的确很容易勾起男人的冲动欲望。
可林陨并不是一个好色之徒。
“你看我这个提议怎么样?”
“当然……不行。”
林陨故意拉长了声音,莞尔一笑道:“我这个人不喜欢带着累赘上路,而且还是两个累赘。要不然这样吧,你们两个人,我杀一个,留一个。至于谁生谁死,那就让你们自己决定吧。”
这时,就连他自己都忍不住觉得自己似乎很像是一个反派角色。毕竟一般的正派人物,又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呢?
雨菡郡主和施婉儿皆是怔住了。
这人难道是恶魔吗?
“雨菡姐姐……”
施婉儿看了一眼神色复杂的雨菡郡主,心里暗自摇头,旋即便是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她跟雨菡郡主不同,她对死亡并没有那么大的恐惧,常年钻研圣贤之道的她深知作为一个读书人,有些东西远比生命来得更加重要。她宁愿就这么干脆利落地死去,也不愿苟且偷生给林陨当一个没有尊严的奴婢。
“还是我死……”
然而,还没等施婉儿说出自己的决定,旁边的雨菡郡主便是抢先道:“让我活着!我再怎么说也是逆命三阶的武者,绝对不会是你的累赘!她就不一样了,她就是个彻彻底底的凡人,根本没有半点修为!”
话音刚落,施婉儿便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只见她神情黯然,一双美眸更是不禁流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忧伤。
她有些难过,但并不是因为自己即将要死,而是因为雨菡郡主为了活命不惜将自己推入地狱的行为。
要知道,她的朋友并不多,雨菡郡主算是一个。正因如此,她刚才才能如此干脆地做出牺牲自己的决定。然而雨菡郡主今日的所作所为,却是让她改变了以往的认知,无论是对人命的漠视,还是为了自保而做出的种种丑陋行径,都令她对这个朋友彻底地失望了。
“说的有道理。”
林陨摸着下巴,轻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请你去死吧!”
嗤。
一声轻响,林陨的手指毫无预兆地洞穿了雨菡郡主的喉咙,真元之力瞬间粉碎所有的经脉内脏,毁灭生机。
直至临死前的那一刻,雨菡郡主脸上依旧是充满了不可置信,眼睛瞪得老大,似乎是根本无法理解林陨为什么还会杀自己。
不知为何,看着雨菡郡主的尸体就这么倒在自己面前,施婉儿心里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曾经的挚友死了,她当然会悲伤,不过这种悲伤似乎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浓烈,反倒是另一种情绪更加地强烈。
悲哀。
她发现自己在这一刻居然会为雨菡郡主感到悲哀。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你,真是个恶人。”
良久后,施婉儿忽然看向林陨,淡淡道。
“是吗?”
林陨笑了笑,无所谓地道:“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而且对付他们这种不把人命当回事的家伙,我反倒是觉得用恶人的法子更有效。”
自始至终,他就没有打算放过雨菡郡主等人,刚才的一切无非是在戏弄后者而已。
他要让这些人在临死前也好好体验一下,什么叫做生命被人玩弄的感觉!
杀完人后,林陨只觉得神清气爽,随意伸了个懒腰,便打算转身离开这个充满鲜血的黑暗猎场。
“你不杀我?”
那个柔弱甜美的声音再度响起。
“我不是好人,可我也不会杀好人。”
林陨脚步顿了顿,淡然道。
话音未落,他的身影便是如同鬼魅般消失在施婉儿面前,仿佛一缕春风吹过,无声无息。
他本来就没想过要杀施婉儿,因为他看得出来这个小姑娘跟邹正他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方才邹正射箭之时,施婉儿还试图出声阻拦过,可见她并非是那种漠视人命的人渣。
而且在生死抉择的面前,这个看似柔弱无力的小姑娘,居然还有牺牲自己去拯救朋友的勇气。
不得不说,施婉儿这个没有半点修为的弱女子,反倒是给林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