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武铉熙心中微讶。
这座阁楼丹室之中,原本只有两位天玄上真轮值。就在方才短短一刻钟之内,竟忽而多出四人。
更奇的是,这四人皆前来致意,好言宽慰,几近于巧言令色了。
总计一十八场争局,辅界一十六场,合计也不过占了半壁江山之重。自己虽然取得一胜,也不值得其如此厚待。
转念一思,武铉熙心中已明。
自己得胜是一,更奇妙的是自己似乎是付出了偌大代价方才取胜。如此情形,正是最合圣教利益。毕竟这一回他是孤身前来,抱着寻求机缘的态度一试,并不意味着族门态度。自己花费代价越大,心自不甘,其将玄武一族拖下水的希望也就愈大。
想到此处,他再也无心蜗居于一室,索性来到正堂之上,俯瞰战局变化。
正殿之内,除却玉离子之外,其余出战而归之人,如余荆,李青龙,摩永工,南平,炎裕,倪翔等人,皆是如此。
不过片刻间,又一界中有人影遁出。
看那身影是朝着自家方向遁来,各人都是心中微沉。
尤其是当首而立的孟伦上真,更是摇了摇头。
那身影靠到近处,显露明白,正是麒麟一族林弋。其面色看似平静,但却不难察出一丝难言的倦怠。
胜负不需多问。
方才武铉熙这一战役稍显特殊,马援暗藏于困守之宝中的当口,武铉熙将浊气之象安置了,二人恰巧一同出界,而一界之气象彰显尚需时辰,所以泰玥上真才主动发问,不知胜负如何。
正常情形下,自然是谁先出界,谁便是败者。
李青龙上前迎住林弋,慨然叹道:“想不到林弋道友竟也失手了。若是败在归、秦之手也就罢了。林道友不敌‘第二列’的人修,着实令人意想不到。有朝一日,李青龙倒要见识一番这位魏道友的神妙手段。”
周遭听闻此言者,神色微动。显然李青龙说出了众人心声。
林弋面色变幻,最终只道:“罢了”。便独自退却了。
圣教恒滑上真前来宽慰,他也只是随口应付两句。
若是李青龙这句话自旁人口中道出,未免有幸灾乐祸之嫌疑。但是林弋却知龙族诸修皆以强者为尊,李青龙与自己交手过之后,深知自己在他之上。自此便对自己甚为看重,绝无可能出言讥刺。此时的确是有感而发,心直口快罢了。
等候了一刻钟上下,又一界战讫,孤影遁出。
遁来之方位,依旧是朝着圣教方向。
啸月狼族遁术奇异,不必等此人近身,单看那遁光,已知这是啸月狼族朗炼。
此战落败,就连城府甚深的孟伦上真,面上也不免有三分阴翳。
朗炼入殿之后,同样也是意兴阑珊,与孟伦上真寥寥数语,便独自退避去也。
炎裕低声道:“人妖定位三战,只怕皆已无了。”
他身畔倪翔、摩永工、南平,都是缓缓点头。唯有余荆面上紫气一隐,似有三分抱恨。
这一战之所以扣人心弦,是因其是另一战的风向标。
所谓人妖定位三战,自然指的是余荆对陆乘文、朗炼对韩太康、青樱子对游采心三战。妖族有本力之盛,而人修排名更高。
人人皆知,就圣教而言,三战之中胜算最大的是余荆对陆乘文一战。此战既然失手,另外两战实力对比愈不乐观,难有胜算可言。只是余荆这一战颇为奇诡,诸位上真深研一下,以为或别有玄机,不足为训。
所以对于其余两战,并未死心。
可是现在朗炼败于韩太康之手,却几乎断了众人念想。
看起来青樱子对游采心那一战,也十分渺茫了。
本力之恃,名不副实?
泰玥上真鉴颜辨色,正欲出言,振奋士气。却见有一座辅界中人影遁出,遁光翩跹,竟是往隐宗方向去了。
众人本也不在意,还道是稍稍延迟之后,魏清绮、韩太康中的哪一位安置浊象、返归本阵。唯有南平眼尖,再三定睛一望,喜道:“这似是青樱子道友与游采心那一阵。返归本阵者,是东南诸宗嫡传游采心。”
孟伦上真等闻言,这才仔细一望。见果然如此,不由微微动容。
当即四位上真一道,立在阁前守候。
一刻钟之后,见青樱子举遁光出界,施施然回返。
待其立定之后,孟伦上真言道:“青樱道友立此殊勋,可喜可贺。”
泰玥、恒滑、英光三位上真,亦一同出言致贺。
青樱子只淡淡一回礼,寥寥三言两语,看上去倒是显得托大了。
武铉熙心中一动,仔细望去。
此时的青樱子,燕窝、面颊似乎微微陷落,面色也有几分发黑,显然气象不佳。旁观诸人倒也不觉得奇异,毕竟恶斗一场,既是棋逢对手,又岂能不付出少许代价?
但武铉熙反复琢磨,似乎觉得别有玄机。
大致看去,青樱子虽有伤损之象,但是步履无碍,衣衫亦十分整洁。与之相较,武铉熙自己返阵时,可要狼狈得多。但是此时武铉熙心中总有一种直觉,似乎这一位付出的代价,要较自己大上许多。
念头浮动之际,后方门户一张,一直深居不出的玉离子,忽地悄无声息的来到近前。
玉离子目中精芒一闪,似有诸象流动,面色微微一变。旋即言道:“输便输了,又有什么打紧?何必勉强?”
当着圣教孟伦上真四人的面,这句话可谓十分刺耳,亦十分不合时宜。
青樱子气机猛然一涨,正色道:“并没有勉强。”
只是语气颇有些倔强生硬,与他给人一贯观感并不相谐。
好看的都市小說 萬法無咎-第五十二章 得勝代價 孤勇之心展示
玉离子微微一顿,平静言道:“传授你此法,是在生死之际,面对棋高一线的对手,翻山越谷,求得生机。而非用于事功之中。就算是清浊玄象之争,也不行!”
青樱子正要出言争辩,玉离子已转身离去,道:“你做出的选择,后果自己承受。若心中方圆再难寻得,也莫要来找我。”
堂中摩永工等人,各自对视一眼。
此时纵然是下愚之人,也能猜出青樱子胜游采心这一战,付出了莫大的代价。
青樱子独自寻得一处空旷无人之地,凭栏而立。
他与游采心一战,从头至尾皆是难分轩轾,紧凑之极。尤其是游采心其人气象,看上去天真烂漫,似更像是大开大阖的路数;但其攻防手段,偏偏绵密坚韧,仿佛水中冰山礁石,寂寞独在,极难将其一举击溃。
而他之所以得胜,乃是动用了“凤舞九天”的手段。
此法是玉离子以自家压轴手段加以增删,主要是以删减为主,赠予他的决胜神通;但是此法精微,不可轻用。
须知最上乘的破限一击神通,与寻常的燃烧潜能、解体自残一类的功法,是截然不同的。不但威力所能臻至的上限不同;其事关己身利弊的关键处,亦截然不同。
正因为道行已至极境,方能突破“全其身,养其神”的限制。纵然一时承担了超越极限的负担,造成损伤。但是胸中自有方圆,加以时日便能蕴养回来,不至于一身修为有丝毫后患。
而对于功行未到之人,“无漏全身”却是至关重要的。一俟受创,对于所探求的道术边界,往往感应模糊,难复旧观。
所以青樱子动用这一神通,的确达成了超越极限的效用,但是其后果不虞,却又与等而下之的自残神通相似。此时身心疲敝,对于自己圆满状态下所能达到的“极限”边界之感应,果然有几分模糊了。
但青樱子并不后悔。
和玉离子的观念不同。他并不认为这一神通非得是翻山越谷、生死之机时方能动用。
面对一切挑战,他皆会竭尽所能,绝不回避!
……
“喀嚓”一声脆响。
玉璧之上,隐现三分裂纹。
面对滚滚如潮的黄色土尘于四方纠缠,这一道“八方拱辰柱”神通,显然已有支撑不住的迹象。
谢缪微微摇头,道:“这一战,责任在我。未信腾惊道友之言,策略失当,实在是太可惜了。”
腾惊倒是无悲无喜,道:“既不可为,便当退去。”
称心如意之上,圣教方李坤龙出手挑战。腾惊、谢缪二人联袂迎战。
显而易见,那李坤龙乃是神秘莫测的龙族出身;而腾惊、谢缪亦是八正之所属,以二敌一,双方地位,也算旗鼓相当。
往常隐宗之内切磋交手,腾惊、宗政嗣、申屠鸿等三中有二,可与马援较量高下。谢缪本身道行虽略逊申屠鸿、宗政嗣一线,但是如今其号称“目见耳闻”的灵眸望五气、虚海听红尘神通,又有非凡进益。用于联手对敌,实有非凡之功。
纵然不能与宁素尘、杜念莎的特殊手段相比,但是也已大大胜过腾惊与宗政嗣等联手的战力。
按理说除非李坤龙是较马援明显更强的存在,否则当大有胜望才是。
入阵之后,腾惊心有所感。
似乎面对这一位对手,当一口气倾尽全力,以排上倒海之势猛攻过去,方有一线胜望。若是缠斗下去,未必有利。而谢缪以为如此太过冒险,并不赞同。
这也是谢缪入局不久,对于腾惊心意明锐之能知之不深的缘故。
腾惊也不强劝,一任自然。
果然,这位李坤龙后力之强劲,竟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虽然三人皆是妖族出身,但是此人将妖族本力,炼成一种浑然有序的存在,虽然一时望去并不扎眼,但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斗到现在,高下已明,胜算十分渺茫。
只是獬豸一族、谢缪本人乃是新近入局的一方;而清浊玄象现世之地也是腾蛇一族故地。所以于二人而言,似乎取胜皆有别样意义。如今不能得逞所愿,也是一桩憾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