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天空中,一道紫红色的烟火,陡然亮起。
整片天空,都被染成了紫红色。
明耀的火光,在这黑夜里显得格外的刺眼,方圆数千里之内亮如白昼。
项一棋愕然的抬起头,脸上犹有难以置信之色。
紫红色的光火。
这是藏剑阁最高危机的信号!
宗门那边出了什么事?
宗门那边为什么还会出事?
项一棋突然感到相当强烈的不安。
“我没空和你们在这里纠缠,我再说一遍。”项一棋沉声喝道,“我们藏剑阁根本就没打算杀你们万剑楼的弟子,现在将其扣留只是为了防止他们在洗剑池内受到魔念感染,从而堕落入魔。等之后龙虎山天师和大日如来宗高僧过来检查,确认没有后遗症后,自然就会放他们离开。”
“我自然是信得过龙虎山和大日如来宗,但我信不过你们藏剑阁。”尹灵竹神态冷漠的开口,“所以就不劳烦你们藏剑阁代管了,我们万剑楼自然会看管好我们的弟子。”
“尹灵竹,亏你还是五帝之一,你说这样的话,不怕寒了玄界其他修士的心吗?”
“如果身为五帝之一的前提是要放弃自己门下弟子的安危……”尹灵竹的嘴角一挑,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眼神轻蔑至极,“那这个五帝的身份谁要谁拿去吧。”
尹灵竹的话语落下,天空中彼此对峙着的氛围顿时变得更加低沉。
但与之不同的,是藏剑阁这边的气势略有凝滞,而万剑楼却反而气势如虹——尽管没有人明显的表现出来,但藏剑阁的这些长老执事们,却能够明显的感受到,万剑楼那边所彰显出来的气势更加强烈了,就犹如在燃烧正旺的篝火里倒入了大量的油脂一般,火焰瞬间就蹿升得更高更猛了。
项一棋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之前看到藏剑阁的护山大阵开启时,他就知道宗门已经抓到苏安然了,所以发出了召集的信号,准备往宗门赶。
也恰在这时,他看到了三道剑光。
其中两道,是藏剑阁另外两位太上长老。
但第三道就了不得了。
天剑尹灵竹和他的师弟,人屠方清。
面对这两人,明明在人数方面是藏剑阁占优,可包括项一棋在内的三名太上长老却没有一点安全感。
身为五帝之一的尹灵竹自不用说,方清的战绩如今在玄界可是依旧能够让左道七门的小儿止啼——如果说,人族里哪位给人的印象就是一头披着人皮的凶兽,那么肯定非方清莫属。
所以双方就这么僵持下来。
直到,双方的身后都开始汇聚了大量自身宗门的执事、长老。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木牛流貓-448. 人屠方清讀書
人数上,依旧是藏剑阁占优。
只是在气势上,藏剑阁却觉得自己这一边才是弱势的一方。
但项一棋,却是略微松了一口气——至少,在双方没有一见面就把脑浆都给打出来的当下,他的确是松了一口气的。甚至在项一棋看来,只要继续这么拖延下去倒也无所谓,反正等宗门那边解决了苏安然,一切也就结束了。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最终他等来的,却是宗门发出的最高级别的召集令。
藏剑阁遇到灭门危机!
“尹楼主,你别欺人太甚了。”项一棋深吸了一口气,他是在场的人里身份地位最高的人,一言一行皆代表背后的藏剑阁,所以其他人可以不开口说话,但他绝对不行,“如今我藏剑阁出了事,尹楼主你却横加阻拦,不让我等回归,是否别有用心?”
其他藏剑阁的执事和长老听到这话,先是一愣,旋即眼神也纷纷有所改变。
本来看到藏剑阁发出的信号,他们就已经心急如焚了,只是因为在和万剑楼对峙,所以他们只能按捺内心的焦虑。
但此时听到项一棋的话,再联系到万剑楼出现得如此突然,以及宗门突然传来的信息,这些人瞬间就仿佛明悟了什么一般,一个个都变得同仇敌忾起来,一时间气势竟是完全不在万剑楼之下。
“我乃人族五帝之一,藏剑阁既是人族宗门,如今有难,那么我也理当出力。”尹灵竹点了点头,竟似一点也不在意项一棋话中潜藏着的敌意,“正好要去接回我宗门的弟子,便一同出发吧。”
“不劳万剑楼费心。”
项一棋心中警惕。
对于尹灵竹他自然也是有所耳闻,虽说天剑尹灵竹没有黄梓那般霸道,但在目中无人这方面,两者却是相若仿佛。所以此时骤然听闻尹灵竹竟不在意自己的讽刺,反而一副要为人族着想的五帝正面形象,项一棋的第一反应自然不可能是觉得好事,反而觉得这里面必然隐藏着什么阴谋。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嗯?”项一棋有些不解。
“我想要前往藏剑阁,跟你允不允许我去,有关系吗?”
“你……”项一棋脸色一怒,“我尊重尹楼主你是人族五帝之一,但也希望你别太过分了。还是说,你们万剑楼想趁此机会进攻我们藏剑阁,而这一切都是你们的阴谋?”
“别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尹灵竹脸上的讥讽毫不掩饰,这不仅刺痛了项一棋,也同样刺痛了所有以藏剑阁为骄傲的人,“真想对付你们藏剑阁,完全不需要任何阴谋。……再说了,你们藏剑阁勾结邪命剑宗,试图谋害太一谷弟子苏安然,谁知道你们藏剑阁还藏污纳垢了些什么。”
“欺人太甚!”项一棋勃然大怒。
但不等他再度开口说什么,旁边一道极其强烈的风压便猛然袭来。
那是一柄造型夸张的重剑。
仅剑身,便有两米以上的长度,宽度更是接近五十厘米,算上柄长的部分,这柄重剑起码得有两米五以上。
像这样的重剑,光是挥动时产生的自重便足以将寻常修士给拍成重伤了,更不用说这柄重剑的剑锋还是开刃的。
在场的任何一名剑修,对这柄重剑都不会陌生。
因为它是人屠.方清的本命飞剑。
道宝.重锋。
项一棋没有想到,只是一句话,就直接迎来方清的袭击。
但深知方清实力的他,根本不敢硬抗这一剑——当今世上,敢跟方清正面硬碰硬的接他剑招的人不是没有,但这人绝不包括他项一棋!
感受到极为凌厉的风压,甚至脸上都传来隐隐的刺痛感,项一棋怒不可遏:“尹灵竹!你是想挑起战争吗?”
此时此刻,项一棋都开始直呼尹灵竹的名字了,可见其内心的愤怒。
“那就战吧。”尹灵竹声音淡然。
“什……什么?”
项一棋虽然是那么说,但他的内心其实并没有真正想和万剑楼开战的念头。
因为这不现实。
他更多只是在表达内心的一种愤怒,以及有一种非常微妙的恐吓意味。
因为在项一棋看来,但凡尹灵竹还有一点理智,都不可能跟藏剑阁真的打起来,毕竟如他们这般身为玄界十九宗的顶尖庞然大物,很多事情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
哪怕就算真的两个宗门开战了,也不是这样简单一句话就能打起来的。
可是……
真的开战了?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愛下-448. 人屠方清推薦
不止项一棋有些懵圈,他身后的其他藏剑阁长老、执事,乃至跟随尹灵竹、方清而来的万剑楼执事、长老们,也同样是感到相当的不可思议。
甚至可以说,相当儿戏。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448. 人屠方清讀書
“哈!”但不管其他人怎么想,方清却是真的高兴。
“老王八,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血红色的气息,从方清身上弥漫而出,化作无边无际的血云,在天空中滚滚铺开。
浓郁且刺鼻的血腥味,眨眼间便充斥着这方天地。
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哀嚎声、惨叫声,混杂在一起,宛如一曲凄厉的奏乐。
方清的双眸,迅速赤红。
尸山血海。
这就是方清的小世界:以“杀伐之道”作为唯一的理念所构筑的规则,它没有那么什么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规则,或者让人无所适从的特殊能力,它唯一的作用就大幅度提升方清的基础能力,以及让他的飞剑变得更锋利、更轻盈——任何死在方清小世界里的人,都将成为他通往强大之路的养料!
横剑挥扫。
“轰——”
空气里爆开了一道血色的气浪。
包括项一棋在内的三名太上长老,皆是被这一剑逼退。
除了项一棋外,另外两位藏剑阁的太上长老脸色都显得格外难看。
因为在方清挥剑的那一瞬间,他们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所以两人也是同时联手出招了。只是,与他们所想像的情况不同,他们两人的飞剑才刚祭出,甚至还没来得及发挥应有的实力,就已经被方清一剑磕飞,连同两人都被逼退了数十米。
作为藏剑阁十二位太上长老之一,这两人的实力自然也是货真价实的彼岸境至尊。
或许在一对一的情况下,这两人打不赢“琴棋书画”里的任何一位,但两人联手的话还是足以抗衡的。
精华都市小说 我的師門有點強-448. 人屠方清讀書
可现在,这两人联手的情况下,竟是被方清给压制住,这自然让他们感到难堪。
“方清不是寻常的彼岸境,他命格之中有七杀特征,就算是我也无法单独一人和其交锋,必须由我们三人一起联手。”项一棋沉声喝道,“由我来主阵!你们负责掠阵协助!”
同样作为各自宗门的顶梁柱,项一棋是仅次于林芩的太上长老,实力自然不弱。
甚至同样以一敌二对付两名藏剑阁的太上长老也没有问题,只是他没办法做到像方清这般举重若轻,一剑就逼退两名太上长老。所以若是让他单打独斗的话,项一棋完全可以预料到自己的下场,因此他只能联合其他两位太上长老了。
一座白色的塔楼,在血海之中耸立而起。
随着白色塔楼的扶摇直起,黑色的陆块也跟着从血海里升起。
柔和的光驱散着天空中同样血红色的云层,但这片光芒并无法彻底扩散出去,它的覆盖范围只有黑色陆块而已。
黑色的陆块上有极为明显的纵横各十九道线,如同围棋的棋盘一般。
白色塔楼所处的位置,正好是最中间的天元位。
项一棋此时便站在了塔楼的天阁。
这是他的小世界。
星罗棋盘。
两个小世界不同归属的小世界,此时便处于一种僵持的状态,谁也无法拿到绝对压制权,更不用说控制权了。
但项一棋知道,在小世界的比拼交锋中,其实他已经落入下风了。
玄界修士在形成自身的小世界后,交锋手段很大程度就是彼此小世界的对拼消耗,看谁能够先压制住对方的小世界,那么谁就能够取得优势。而只要有足够的优势,那么就接下来就可以通过滚雪球的方式形成胜势,彻底解决对手。
可眼下,项一棋在小世界的比拼中却仅仅只是和方清形成一个僵持的局面,并没能压制住方清。
要知道,项一棋此时形成的小世界可不光是他自己一个人,而是还有另外两名太上长老在助阵——小世界的比拼并不是越多越好,尤其是处于己方同一阵营的情况下。所以若是有同一阵营的己方修士联手,最正常的做法就是迅速确定主次之分,然后辅佐者将自身的小世界力量融入到主导者的小世界之中,从而增幅主导者的小世界法则力量。
不过如此一来,也就等同于将自身的安危性命彻底交付到对方手中,若非非常熟悉和彼此信任之人,自然是不可能这么做,这也是为什么玄界地仙境以上的修士交手时,多数情况下都是捉对厮杀的原因。
此时,在另外两名太上长老的辅佐下,项一棋也只能确保自身的小世界不被压制。
但他并不着急。
他也算是玄界的久战之辈了,战斗经验自然无比丰富,只要在小世界的争锋中没有被对手压制,他便有信心一战。
项一棋缓缓抬起右手,食指和中指间捏着一枚白色的棋子。
然后迅速于虚空中一落。
天空中,顿时便是一道肉眼可见的粗壮剑气破空而落,直袭方清。
这道剑气甚至比方清手中的巨剑还要更大,通体凝实,宛如一柄真正的巨剑。
但方清却是浑不在意。
他狂笑一声,便迎着剑气冲了过去,手中巨剑一挥,便彻底打散了这道剑气。
项一棋似乎根本没有看到这一幕,他只是提子再落。
只是这一次,被项一棋点在虚空中的白子却是在项一棋的右手抽离之时,分化两枚,一左一右的围在了一枚不知何时浮现于半空中的黑色棋子左右两边。
霎时间,被方清击溃打散的剑气,便化作了两股清风,一左一右的席卷向方清的身侧,大有一种将其绞杀的气势。
方清笑声依旧,但身形却是后撤了一步,从容的避开了左右两股剑风。
他手中的巨剑依旧是毫无花俏的一扫,便再度击散了这两股剑风。
但这一次,方清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横扫了事。
巨剑的剑身上,有猩红色的液体流动。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随着巨剑的横扫,血红色的剑气也紧接着破空而出,与剑风相互纠缠到一起。
宛如饿鬼吞食一般,竟是将剑风给彻底撕裂、吞噬。
“砰——”
一声脆响在塔楼天阁上响起。
两枚落在黑子左右的白子顿时破碎。
远方,方清眼眸一亮,笑道:“原来是这样。……第一道剑气是锁定我的气机,确定我在你这个小世界里的位置,后面的落子便是追踪了。不管我以什么样的手段应对,只要处于你的小世界影响范围内,我都必须要面对你的剑气攻击……哈,是想让我疲于应对,力竭而倒吗?”
项一棋不做回应,只是再度抬手又是落下四子。
但四子浮空却又分化八子。
八道粗壮的剑气顿时便从四面八方围杀向方清。
“哈,有意思。”方清狞笑一声。
“别玩了。”尹灵竹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方清的尸山血海里,“速战速决。……项一棋留活口,其他随意。”
一语说罢,尹灵竹的身影便又淡化消失了。
项一棋的眉头一挑,脸上难掩心中惊惧之色。
“哦。”方清叹了口气,“我师兄发话了,接下来我要稍微认真一些。”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