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朱加对着奔逃的土人,将弹夹中最后两颗子弹打完,然后换上一个新的上了保险,回到队伍中,对何小勇问道:“队长,我们要不要追过去?”
何队长还没回答,黄卓就插嘴道:“还追?那些野人跑那么快,你追得上?”
没想到何小勇倒认真思考了起来,说道:“倒是可以追!”
“啊?为什么?”不光黄卓有疑问,就连朱加都瞪起了眼——他刚才问追不追只是随口一问而已,自己也没真觉得有追击的必要。
何小勇捻着指头说道:“前天我们第一次遇到这些土人,今天他们就带着大队人来攻击我们,说明他们的聚居地离这里不远。而他们这么大举出动又损失惨重,村里肯定防备空虚,我们正好可以趁机攻过去!”
黄卓仍然不太明白:“攻过去又有什么用呢,这些土著连矛头都用石头的,恐怕家里根本就没什么好东西啊!”
何小勇摆手道:“不……这些土著本身就是好东西。”
“什么?”
“你想啊,以后我华夏来这天涯洲开拓,少不了是要跟土著打交道的。可是,像刚才那样,语言不通,怎么打交道?所以得想办法学才行,而要学,不就得找土著手把手地教?但这些人脾性乖张又跑得快,想抓的话肯定不容易。既然如此,那就干脆去他们家里抓,总得有些跑不动的吧?”何小勇道。
“有道理……”黄卓点了点头,但仍担心地问道:“但是,我们不立刻返回而是去抓人的话,不会破坏计划吗?而且当初我们是上百人先后腾挪才省出的补给,抓了人过来还够吃吗?”
圣祖
何小勇一边指挥人去后面临时据点中取回背包来,一边答道:“我们这次本来就是来‘探险’的,遇到什么事临时牵扯一下也是正常。抓了人确实得吃粮……但他们家里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吧?让他们吃他们自己的呗!”
重生之流光溢彩
黄卓再没疑问,背上背包,跟着何小勇追着土著往西北走去。
他们跟不上土著的脚步,但也没跟丢,因为沿途有不少血迹脚印之类的痕迹,偶尔还能见到伤重倒地的人,很容易找到路跟过去。
唯一的麻烦在于没多久天就黑了,而驻营休息既耽误时间又不安全,所以他们干脆也不睡觉了,星夜兼程循着痕迹继续前行。
5月31日,他们便发现了“神湖”及它旁边的村寨。
寨中已经一片混乱。
实际上探险队追击的速度不慢,这时候前一批土人刚回寨还没多久,一个个都惊慌失神。族长安安葛好不容易才问明白情况,然后就匆匆找到巫婆霍娅,质问道:“霍娅,这和你说的不一样啊,为何我们村中这么多人一同征战,却连那么少的外来者都打不过?他们真的是亵渎者吗?”
霍娅心中也是慌乱,感觉捅了天大的漏,但脸上依然镇定,冷冷地反问道:“怎么,你是质疑湖神的意志吗?”
安安葛连忙说道:“不是,不是……只是,现在他们都打过来了,霍娅大人还是赶紧请湖神发威,消灭外敌吧!”
“啊,也是……”霍娅想了想,登上石台,又点起了香草。然而心中的慌张怎么也压抑不住,燧石敲了几下始终没发火。
安安葛不耐烦地问道:“霍娅,是怎么了?”
霍娅一捏拳头,然后脑中突然有了想法,大喝道:“不对!是族中有人心不诚,被外来者污秽了,所以湖神发怒,才没有回应!”
安安葛一愣,抬起头来:“是谁?嗯……”
他突然若有所思,然后一拍掌,与霍娅异口同声地说道:“苏卡尔!”
苏卡尔当时跑得快,第一批自战场中逃了回来,结果回了村寨后就闭门不出,只是在整理他的武器,连带着与他相熟的一批人也这般死气沉沉——这不是再显然不过了嘛,如果有人被“污染”了的话,那肯定就是他们了。
安安葛急忙问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霍娅口不择言,习惯性地说道:“将他们捉起来,献祭给湖神!”
其实类似的事情她差不多每年都要做,把族中看不顺眼的人绑了扔到湖里,名为献祭,实际没什么意义,但族人都信。
安安葛有些不忍,毕竟是自己的侄子,但大难临头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咬牙道:“好,我这就叫人,去把苏卡尔他们……”
“不用了!”
正在这时,一声大喝从东方传来。
安安葛和霍娅惊愕地转头看去,只见苏卡尔带了一帮人,气势汹汹地朝他们而来。
“苏卡尔……你这是要干什么?”安安葛惊道。
苏卡尔愤怒地说道:“你们不是要献祭了我们吗?好嘛,我们就过来了,你来啊,来绑我们啊!”
“什么!”安安葛心里一惊,这小子是要造反啊!
笑清廷
实际上族人造反在这些土著居民之中并不少见,通常是族长年老无力之后,就会有后起之秀发起挑战取而代之。安安葛自己当年就是这么上位的,自然不希望重蹈覆辙,所以几年前他就开始同时培养苏卡尔和祖布两个后辈,老老实实跟他们说自己会和平退位,届时两人哪个更优秀就接班,挑动他们互相争斗……没想到祖布战死,苏卡尔一回来就逼宫了!
霍娅也看出了端倪,连忙上前一步道:“苏卡尔,你疯了!现在敌人都打来了,你却要内斗,这是悖逆,会触怒湖神导致天罚的!”
没想到,苏卡尔转头看向她,怒道:“闭嘴,老妖婆,族人遇到这么大的灾祸,都是你害的!”
“什么?”霍娅胸口一闷,脸色涨红。自从二十年前她接任巫祝一职,可从没有族人敢这么跟她说话啊!
她颤抖地指着苏卡尔说道:“混账!你敢对我不敬,一定会遭遇神罚的!”
以往,要是以“神罚”威胁,族人多半会惶恐无比,可这次苏卡尔居然镇定自若,让她更加震惊。不过,很快她就明白原因了。
一名少女从苏卡尔背后走了出来,双手展开,用动听的语调说道:“因神物产生了贪婪,假传神令命族人袭击神人,导致我们受到了残酷的惩戒……霍娅,该遭神罚的是你才对吧?”
霍娅看着她,又惊又怒地说道:“卡莲,怎么是你?”
族中的巫祝一职同样有世代传承,但交接要和平得多,通常是由上一任巫祝挑选年轻聪慧的女子继承自己的职位。按理说霍娅也进入晚年,该挑选接班人了,而这个卡莲就是公认的优秀人选,但不知是出于嫉妒还是什么的,她始终没有正式对她的继承人地位做出认定。
片刻之后,霍娅看看卡莲,又看看她旁边的苏卡尔,恍然大悟道:“你俩,你俩勾搭到一起了?不行,这不合祖制,族长和巫祝是不能结合的!”
武破九天
苏卡尔已经不耐烦了,带着人就冲了过来:“还什么祖制,族人都要被你们败坏光了,去向神灵赎罪吧!”
毕竟是青壮,人数又多,很快就将这两名老一辈制住。两人不甘地挣扎着、喝骂着、诅咒着,然而无济于事。
伴随苏卡尔而来的几名青壮捆住了两人,堵上了他们的口,感觉干了一件大事。但毕竟对方是积威深重的长辈,他们心里仍有惴惴,就向苏卡尔问道:“苏卡尔,接下来怎么办,要将他们献祭给湖神吗?”
苏卡尔摇头道:“湖神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应验呢。我们将他们献祭给‘神人’,希望能平息他们的愤怒吧。”
……
另一边,探险队员们用枪敲掉了寨墙上守御的土人后,正在寻找可以突入的薄弱点,寨门却突然自己开了。
“小心!”何小勇下意识认为有诈,命队员们戒备起来。
长短枪支一起对准了寨门口,不过却没有什么凶险,只有一队土人压着两个被捆着的老者走了出来。
神幻魔法師
“这是干什么呢?”何小勇一头雾水。
妃倾天下:世尊太无赖 江离
然后,就见土人们将被捆的那两人按在了地上,不断往他们身上扔石头。同时又有一男一女站了出来,朝着探险队举着双手拜了拜,又跪在了地上,将引发了这一切的那个小玻璃瓶恭敬地呈在了地上。
何小勇定睛一看,发现其中的男人正是之前他见过的那个高大土人,又看看那两个俘虏,见他们虽然狼狈但却衣着要比旁人精致不少,似乎是头人一类的人物。
“有些意思啊。”他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露出笑容,“他们,莫不是要投降?”
黄卓一拍巴掌:“我看也是,不然我们都打过来了,他们还能顽抗不成?”
何小勇哈哈一笑,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那么,这次你就去探探他们吧。”
“啊?”黄卓一愣,然后很快掏出手枪来,将转轮转了一圈,说道:“好,我这就去!”
说完,他就带了四个人,持枪向寨门口摸去。
见他们过来,那些土人也不扔石头了,都跪在了地上。
黄卓乐了,加快步子走了上去,问道:“你们这是要投降了?”
土人们自然听不懂,茫然而期待地抬头看着他。
黄卓想了想,又退了两步,招手道:“要是投降,就跟我过来。”
话虽然听不懂,但看他的神情和比划的手势,大概还能猜出一些意思。苏卡尔犹豫了一会儿,就拉起卡莲,试探着往前走去。
“好,就是这样!”黄卓竖了个大拇指,同时露出喜悦的微笑。而这个笑就传达了肯定的意思,苏卡尔见后更坚定地走了过去,并招呼后面的随从也一起跟上。
这下好了,其余探险队员们也看了个热闹,纷纷围观过来,指指点点着。
一时也不可能进行什么信息量大的交流,黄卓跟他们比划了一会儿,大致在“前进”“后退”“坐下”等简单口令上达成了共识,然后喜滋滋向何小勇复命了。
何小勇想了想,走到苏卡尔前面,伸出手去。
苏卡尔一愣,也学着把手掌张开,抬了起来。这时何小勇就握住了他的手,然后直视着他的眼睛。苏卡尔先是有些吃惊,然后看着他的眼神,似乎没有敌意,渐渐镇定下来,最后也学着他的姿势,稍有力度地握起了手。
何小勇笑了笑,松开了手,然后指向村寨:“好了,带我们进去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