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虽然我是修复古陶瓷的,可好歹还是华夏文物修复界的呢!”
鲁立军轻“哼”了一声,撇了撇嘴说道,“你一个博物馆里搞行政事务的,还好意思嘲笑我?”
熊嘉正笑嘻嘻地说道:“正因为我不是修复文物的,所以我才涉猎广泛啊。”
两个人斗了几句嘴,又各自低头鉴赏起手里的文物来。
修真奇才 天空之雲
明天一早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了,今晚不抓紧时间好好过把眼瘾,以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了。
熊嘉正和鲁立军两个人一直在向南的房间里待到夜里十点多,连茶水都喝光了两三壶,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回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欲神
临走之前,熊嘉正和鲁立军两个人都热情地邀请向南到他们那里去做客。
熊嘉正说道:“海昏侯墓遗址公园现在已经开始施工建设了,向南,你真得应该回豫章好好看一看,那规划真的是很壮观。而且,我的不少同事可都还时常念叨着你呢!”
鲁立军则是说道:“向南,你好像很久都没去长安了吧?有时间回去看看老朋友吧,这次来京城之前,我还碰到陶屹雷了,跟他聊天时还说起你了呢。”
粉黛杀手
陶屹雷,是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的副馆长,也是博物馆兵马俑修复团队的负责人,当初向南在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学习修复兵马俑的那段时间,跟他关系还不错。
“有时间的话,我肯定会过去的。”面对两人的邀请,向南也是笑着点头。
等到鲁立军和熊嘉正离开之后,向南将两件文物重新收拾起来,又来到洗手间洗漱了一番,这才回房间休息去了。
第二天早上,向南准备下楼吃早餐时,才发现鲁立军和熊嘉正一大早就离开了,其实不止他俩,三十多位访问团的成员,大部分人都已经走了,只留下几位还在京城,大概都是有事要办的人。
向南本来这时候也已经在飞往魔都的飞机上了,只是昨晚俞老板一个电话,又把他留了下来,没办法,他也只能下午再回魔都了。
吃过早餐之后,看了看没什么事,向南就打算到京城故宫博物院文保大院里去找钱昊良,正好中午的时候,还要跟他一起到俞老板那边吃午饭。
沿着金水河一路往前,向南很快就来到了文保大院的大门口,文保大院的大门上是安装了电子门禁的,上次来时是正好碰上了贾昌道,可这次向南就没这么好运了,直接就被挡在了门外。
向南等了一会儿,见没人过来,只好拿出手机来,给钱昊良打了个电话:“钱大哥,你来上班了吗?我在文保大院的门口,进不去了。”
“你这么早?我到现在还没出门呢。”钱昊良有些哭笑不得,连忙说道,“你稍等一会儿,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之后,向南这才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好吧,这会儿才七点半呢,也难怪这附近没看到人来上班,谁没事这么一大早跑来单位啊,难道在家里多睡一会儿不香吗?
尽管才七点多钟,但天上的太阳已经很晒了,明晃晃的阳光透过金水河畔的柳树,像是一道道光箭一般,在红色的宫墙上投下一个个白色的光斑,颇有些梦幻的感觉。
鴻蒙之源 雲玄然
向南站在阴影处等了没多久,就看到钱昊良戴着一副墨镜,从远处快步走了过来,来到向南近前时,他有些好笑地说道:“你是不是看见天亮了,就以为我们上班了?这可是夏天,六点不到就天亮了!”
向南挠了挠头,笑道:“我起得早,忘了看时间了。”
钱昊良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门禁卡刷了一下,然后推开门,和向南一起进了文保大院。
时间还太早,整个院子里冷冷清清的,阳光还没越过宫墙,这里面倒是感觉有些清凉。
进了院子后,钱昊良没管向南,径直到前面的一个值班室里去领取修复室的钥匙了,等向南慢悠悠地逛到古书画修复室时,他也正好回来了,拿着钥匙将修复室的门打开,走了进去。
終極見習魔法師
门对面的纸墙上,还贴着一幅古画画芯,画芯上的破损之处倒是修复好了,不过还没来得及全色接笔。
向南站在面前细细地看了一下,这是一幅明末清初著名画家龚贤的作品《翠嶂千岩》水墨立轴图,他是金陵八大家之一,与清初著名诗书画家吕潜并称为“天下二半”。
龚贤创作山水画,擅长使用积墨法,主张墨气要厚、润,他以干笔作墨骨,再以层层皴染包润之,令山林树木呈现出鲜润沉厚的墨韵,使画面具有湿润厚重之感,这种画法适于表现江南湿意浓重的山水景色,同时也使作品具有了一种深郁静穆的格调。
—————
这幅《翠嶂千岩》水墨立轴图是龚贤晚年所作,笔触老辣朴拙,技法成熟圆润,典型的“三远”构图原则发挥得淋漓尽致,出神入化。
向南仔细地观摩了一阵,发现这幅《翠嶂千岩》的画芯修复,并非常规的“托补”或“碎补”等方式,似乎用的是他文物修复研究所里研发出来的“向南”画芯修复液,心里面莫名地有些开心了起来。
“怎么了?这么开心?”
相公别使坏 雪花舞
钱昊良刚好泡了一杯茶端过来,瞥见向南好像笑了,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顿时明白了原因,他摇了摇头,笑道,“你们研究所研发出来的这个画芯修复液,真是‘害’了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的都不好好学技术了,拿着画芯修复液涂一下,破洞就修复好了,以后你们公司要是不生产画芯修复液了,那除了我们这些老一辈的,还有几个人会这门手艺?”
向南接过钱昊良递过来的茶水,笑着说道:“时代总要进步的,总不能有了更方便的文物修复产品,就放在那里不用吧?而且,真过个几十年,说不定又出现什么新技术了呢,哪里还需要人工来修复文物?”
“这科技真能发展到全自动修复文物的时代,那咱们也算是完成任务了。”
钱昊良哈哈一笑,说道,“至少在咱们的修复保护下,有那么多文物可以多保留几十上百年,剩下的,那就要看后来人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